关灯
护眼
字体:

外卷 异闻之侦探小说 第五十一章 唐元筑的试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尽管舒逸和镇南方都是经历过无数诡异的事情的人,可在听唐元筑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两人依然能够有那种紧张的感觉。

    镇南方轻声问道:“是不是后来这七个人里又有人出事了?”

    唐元筑无奈地点了点头:“是的,而且更加的邪乎了。”

    大家达成了共识,决定先走出去寻求支持,再来找那队失踪的人,唐元筑没有反对,他的心里也觉得这是目前看来最好的办法。

    于是天亮以后大家就开始往往回走,想要赶紧回到兵团的驻地去。

    唐元筑记得那天太阳很大,沙漠里的气温很高,大家都热得直冒油。

    大家都是有经验的人,这个时候过多的耗费体力是很容易中暑的,大概在中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有人发现了一个小山洞,便提议休息一下,这次没有人提出异议,再这样走下去很可能还没走出去他们就全都得中暑死掉。

    那山洞里很是阴凉,大家进洞了以后就坐下休息,喝了点水,又啃了点干粮。

    两个看着唐元筑的人倒也没亏待他,吃的喝的也分了他些。

    在洞里才呆了一个多小时,就听到最里面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这个小队里唯一的女人是队医黄芳,和她坐一起的应该是她的男朋友,考古队的成员沈洋。

    听到黄芳的尖叫,大家都跑了过去,看到沈洋不停地抽搐,口吐白沫。

    大家问黄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黄芳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不过她说这应该是中毒了!

    他们原本的供养倒算是充足的,但昨天还是把西行那个小队扔下的行李包裹里的水和食物捡了一些带上,在沙漠里,吃的喝的才是真正保命的玩意,唐元筑想,大家都吃了喝了没有出事,偏偏是沈洋出事了,莫非沈洋吃的是捡来的那些食物么?

    唐元筑这么一说,马上就被其他的人给否定了,负责看守唐元筑的一个兵团战士告诉唐元筑,他们吃的也是捡来的水和食物,自己的还没有动。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洋这样子没有持续多久便断气了,虽然黄芳是队医,可是这个时候她也没有一点的办法,只能睁着眼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死在自己的面前。

    原本唐元筑心想,沈洋的死能够让自己的嫌疑减轻,可没想到又有人怀疑自己一定是有帮手,想要混淆大家的视线。

    唐元筑哭笑不得,他问那些怀疑自己的人,自己为什么要杀死队友,那样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可还真有人回答了这个问题。

    原来那天划定了古遗址的范围,还找到了入口,就有人提出考古队应该进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收获,可是唐元筑却没有同意,他说那个入口感觉有些古怪,不象是真正的入口,他提意先做标识,再多找几个入口,可是第二天一整天都没有找到,接着晚上便开始出了事。

    唐元筑怎么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意思,他是在说自己想隐瞒对入口的发现,然后杀所有的人灭口,那人还提出唐元筑一定还有同伙,而且在两个小队里都有,现在西小队已经完全失联,他们东小队也死了五个人!

    这人的话说得有鼻子有眼,大家都有相信了,就连平时对自己很是信任的黄芳也露出了怀疑的神情,唐元筑闻到一丝阴谋的味道,这话意味着什么他很明白,是有人想要侵吞可能在古楼兰发现的文物,那个人,目前看来就是他自己。

    唐元筑很想解释个清楚,可是他的解释那些人根本就不听,甚至还有人恨不得上来给他一顿暴打。

    舒逸问唐元筑,那个入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元筑说从风水学的原理上看,那个入口是建在死门位的,镇南方马上就明白了,入口建在死门上,自然是不能乱闯的,因为在古代的很多墓穴都会有类似的假入口,死门入,里面会有很多暗器、机关,进去搞不好不死也会脱层皮。

    舒逸也听说过这样的说法。

    唐元筑说他不让进其实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问题。

    镇南方淡淡地说道:“我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在用这件事情作文章?”

    唐元筑苦笑了一下:“我也是这么想,我开始怀疑队伍里有人是干那一行的,至少是对那一行很熟悉!”

    舒逸轻声问道:“倒斗摸金的?”

    唐元筑点了点头:“是的,因为只有那些人才知道如何从死门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