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十岁那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祖上三代行医,传到我,是第四代;不该说是断代了......

    老爸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方圆十几里,就这么一个能给人拿脉抓药看病的人。在十里八村,威望很高。老爸开始学中医,祖传的。后来到部队当兵,又学西医。复原回来,因为是农村户口,就分配到这个穷乡僻壤来当赤脚医生了。

    老爸典型的无神论,脾气暴躁,不信邪。农村闹鬼作妖的事情多得习以为常了,一些五行偏弱的人招惹到黄皮子或者鬼上身也是常有的事儿。每次请老爸去给这样的病人看病,老爸都是束手无策的。不过老爸脾气倔,真不信邪。每次都告诉患者家属这个是臆症,中医能治好。

    中医确实能治臆症。我刚毕业那会儿正处于无业阶段时,曾靠关系在医院实习过,针灸科的主任钱东南是我表叔,我亲眼所见他用传统的针法治好过臆症,这套针法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鬼针!

    鬼针都是祖传的,不传外姓。

    钱东南是我爸表弟,我爸的中医是跟他姥爷学的,也就是跟钱东南的爷爷学的。所以,这套针法我表叔会,我爸压根就没学着。

    癔病呢,不会鬼针的大夫基本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干着急了。所以一般巫婆一到,老爸都会气鼓鼓地转身就走。

    碰到这种事儿,老爸都会连续几天脸色阴晴不定的。火气也会特别的大。更无奈的是,老爸虽然不信邪,却摊上我这么个经常见鬼的倒霉儿子......所以,我在老爸一言九鼎的家里,不受待见是可想而知的。

    这些都是闲聊,我想说的是我又看见鬼了,不过还是得先给你们说说我十岁那年的鬼事......

    十岁那年,吴家大姑来我家看病,说身子最近总不大舒服。脸色蜡黄人总范困精神也倦怠。吴家大姑是三姨奶的女儿,就是我奶奶三妹家的孩子。老爸给她诊脉,我听到声响就从里屋跑出来看大姑,刚冲到客厅,人就吓得呆了。大姑坐在诊桌外,老爸掐着大姑的手在诊脉。我分明看到,大姑的后脊梁上,趴着个人。

    老辈人说的鬼扒肩,就是鬼上身了。虽然我当时还不懂这些,也给吓得不轻。我看得真真的,一个老头,带个羊皮大棉帽子,帽子两侧的大耳扇子向上翘着,一身纯黑色棉袄棉裤,堆着褶皱,上面落满灰尘。脑袋垂拉着紧紧靠在大姑的后脊背上,脸色死灰,面无表情。

    我吓得自动也不敢动,嘴也不利索了,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大姑看我出来,笑着回头和我打招呼,她后脊梁那老头也扭脸看我。一双眼睛都是眼白......

    我盯着大姑后脊梁哆嗦着喊:“鬼,鬼,鬼。”

    大姑脸色就变了,问我说啥?

    我当时说话都不利索,憋了半天,才说:“大姑、、、你后背......趴个老头!话刚出口,就听轰得一声,然后天旋地转,脸上火辣辣得疼。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爸跑过来狠狠打了我一巴掌。我已经被大姑后脊梁上那老头吓傻了,根本没注意到老爸是什么时候冲过来的。“让你瞎说!”老爸很生气。

    在我记忆里,老爸很少给我好脸色,从小到大都如此。动手打我更是经常性的。所以,我对老爸一直事又惧又恨,到现在依然如此。

    大姑跑过来抱住我,摸我的脸。“不疼,不疼。”老头两只灰白色的手搭在大姑肩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哭得更甚了。“鬼,鬼啊。哇……”。老爸看我还在不停的说,又要冲过来揍我。大姑侧身护着我,把老爸推出去,并怒斥我爸:“脾气这么暴,你也下得狠手”。

    “他还说!这样孩子不揍怎么行!”老爸脸色铁青,狠狠的瞪着我。

    我已经无暇顾及老爸暴怒的眼神了,因为我发现大姑刚才一侧身把我护在身后,我稍一抬头,就看到那张满脸死气双眼都是眼白无黑珠的脸。真是三魂六魄都给吓出壳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使劲一推,就把大姑推出去了。我感觉自己浑身虚脱,刚才那一推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心脏咚咚地跳,用力吸气还是缺氧。大姑被我得差点摔出去,很惊讶地回头看我。我指着她费力的说“真有鬼……”。

    大姑被我吓得脸色也越来越不好。还问我:“叶城真看到了?你可别吓大姑。”

    我点头道:“男的…………老头……趴你后脊梁上。”

    大姑惊了,知道顾不得别的了,一溜烟儿的往门外冲。“祸事了,祸事了!

    老爸跟在大姑身后说:“别听这孩子瞎说,你这病就是太阳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