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大姑撞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其实我也挺担心大姑的,虽然心里对大姑背上那老头非常惧怕,还是二话没说,一轱辘爬起来,穿上衣服,硬着头皮就跟着大姑父上路了......

    咦?不对,怎么能这么说呢,好像要上刑场一样。应该是硬着头皮就跟着大姑父一块儿去了!(还是像上刑场,准确的说,后来发生的事,整个颠覆了我的道德观,人生观和认知体系。让一个孩子,慢慢体验到了人性的冷漠和残酷。对于我心灵的震撼,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大姑父和老爸一人一台摩托。托着我往大姑家赶。老妈担心我也担心大姑(主要是担心我,咳、咳。)所以也要跟着。老爸没办法,就把老妈也带上了。大姑家在西屯,离我家有点远。路也坑洼不平不好走。

    一路上还是花了点时间的。到大姑家门口,门里门外已经围了好几层人了。农村就是这样,谁家要是有点新鲜事儿,总有那么一群不嫌事儿大的来凑热闹。

    到门口大姑父把车挺稳,就带着我往屋里挤。门口人多,看大姑父回来了,都让出路来让我们进去。些时候屋里大姑的叫骂声就听得很真切了。

    “滚!死婆娘当我不认得你?你年轻时候嫁过来,我给你抬的轿子!现在装神弄鬼你就成客家了?你装个蛋蛋!

    你年轻时候那点骚事儿当我不晓得?就后屯那老王头,对不对?对不对?你那小小闺女,是老憨亲生的不?是不是?是不是?不是!

    我告诉你,少管!闲事!!少管!”大姑骂得时候,我和大姑父到了门口,就听一老太太大声在屋里说:

    “你是谁呦?你到底是哪个哇?莫说,莫瞎说。天杀地呦,哪里的事情呦,莫要乱说呦!害我臊得慌呦!不管啦,不管啦!这老鬼是哪个呦,太凶,太凶!管不了啦!我走,我走……”

    话说完,人也迎着人群从屋里冲出来了,正和我撞个满怀。

    “哪家地个娃儿呦!撞地我这个疼!”说着,把我脑袋往旁边一推,侧着个身就过去了。老太太六十多岁,人精瘦,挺有劲儿。我不认识。

    大姑父看老太太要走就着急,慌忙拦住。“憨婶儿哪去?”

    “回家!”老太太不受拦,一搓身躲开大姑父依然往外走。

    “治不住,治不住。太凶,太凶!杀千刀地呦……”一边骂一边一溜烟地走了。

    大姑父急了,拽着我往屋里冲。大姑盘腿坐在土炕上,脚上袜子也登飞了,头发乱糟糟的,脸色灰青灰青的。

    左手拤着大旱烟袋,屋里熏得乌烟瘴气。那鬼老头俩胳膊扒着大姑的肩头,脑袋和大姑后脊梁帖得死死的。

    老盼是大姑儿子,比我小一岁,站得远远的,躲在三奶奶怀里哭。屋里里还十来个人,我都认识,都是近亲。大姑看我进来,就用眼睛瞪我,很凶的骂我让我滚出去。三奶奶看我来了,一把把我拽到怀里,说别怕啊,三奶在呢,你看到啥了就和三奶说。

    我挺怕的,屋里人多胆气也壮些。就告诉他们一个老头穿着棉袄棉裤,带着棉帽子,爬在大姑后脊梁上。手还掐大姑脖子。

    屋里人都惊住了。

    大姑就骂我“谁家崽子,想害老子老子掐死你。”

    说完“嗷”一嗓子喊出来,人一下子就从炕上蹦起来,众人赶紧扑上去摁住。大姑力气大得很,好几个人累得气喘吁吁的都按不住。这个时候老爸和老妈也进屋了,我怕得紧了,挣开三奶这下扑进妈妈怀里。

    老爸看大姑闹腾得厉害,就问三奶奶杂这么一会就严重了?三奶就说把后屯老憨太太叫来看了一下,也压不住。刚给大姑骂跑了。老爸就说这样下去可不行。就拿出安定给大姑打了一针。安定是镇静剂,一会儿,大姑就不闹了。

    这时候好多人都挤到窗子前面,走廊里知道都是人头。你一句我一句议论着,不时还有“呵呵”“嘿嘿”的笑声。老爸就生气了,冲着外面骂:“都看啥,滚蛋!回家睡觉去!”这一骂有效果,人被骂走一大半。

    剩下的,都是些村子里有点身份有点头脸的人物。老爸就说:“这个是癔病,今天晚上如果还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