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碧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孟凡听到碧娴道君要在曜日道君手中抢走苏丹彤,心中窃喜,默默地替苏丹彤祈祷。

    碧娴道君,孟凡文中非主流人物设置,与曜日道君同门师兄妹。多年以来碧娴道君对曜日道君暗恋多情,但始终没有得到曜日道君的认可。碧娴道君总想同曜日道兄玩暧昧,但曜日道君却为了道心清净,使劲不昧。碧娴道君欲求不得,终日寡欢,最后脾气暴躁,成功变身为一个标准抖s,拜入她门下的弟子均被其以修炼为名长期虐待,见之如洪水猛兽,颤若寒蝉。此番苏丹彤若能被碧娴道君顺利收入为徒,定然能借碧娴道君之手报鞭挞小箐之仇,等自己修为高深之后再美美地抽苏丹彤一顿,孟凡心里打着滚的yy着。

    曜日道君听了碧娴道君的话,沉默了一会,说道:“也好,那就有劳师妹了。”

    这时,苏丹彤就像一件供人挑选的衣服在两位道君间倒了一次手,又站在碧娴道君身边了。孟凡看着苏丹彤被碧娴道君挑走,默默地在碧娴道君身下点了个“赞”,祝苏妹纸一路走好!

    陆陆续续周围的那些少年都被那几个道君挑选走了,那大头杉璐更是一开始便被一位和眉善目的老道君收入门下,转眼间殿内就剩孟凡和他背后的小箐孤单的站在那里,周围不时飘来鄙夷蔑视的眼神,更有些微小的嗤笑刺入耳膜。

    孟凡前世是博士,奖学金收入不高,但也是全家人的骄傲;在学校虽然其貌不扬,却也从未受过如此待遇。不觉中身上有些发抖,呼吸急促起来。倒是小箐淡然,侍女出身,这些白眼讥讽都习惯了,轻声安慰孟凡:“少爷,你别急,最好的总是留在最后。”

    站的角度不同,说出来的话也不同,孟凡心中一暖,还是这小妮子会说话,脸上也阳光了几分。

    曜日道君见大殿中央已经空荡荡的,只剩下孟凡和他背后背着的小箐,小箐脸上看不出些许变化,倒是那胖胖的少年肿胀的脸上泛起了亮光。仔细看这二人,那少女实在平庸无奇,根本不是修仙的料,不知王乘风这货怎么把她选来。再看那胖的,神识扫过之后,虽然没有修为,居然体内丹田中存储了半丝风雷之力,这么脆弱的肉身能禁住那半丝风雷之力,倒也奇特。这还不是最奇之处,神识扫过孟凡识海,简单探视就能发现识海中那道元神与肉身颇有不合之感,却又与出窍相佐,也并无夺舍的邪气。这肉身仙缘浅薄,却也并非无可救药,而元神内却似乎有极其特殊的灵力,实属罕见,此等异象闻所未闻。此子日后修为若非极品,便是极渣。本打算将他收下,但已将洛雨收入门下,日后必没有过多的精力对他进行训教,也就放弃了收孟凡为徒的打算。

    王乘风看着孟凡和小箐孤零零站在那里,脸色也是大窘。有心上前解释接引孟凡和小箐的经过,但是这威严大殿之上岂是他一个小小筑基期弟子说话的地方。

    大殿之上越发沉闷,所有人都目光囧囧地看着那对少年男女,空气中没有一丝声音。静谧中却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鼾声。笑场,所有人都要笑场,一个形骨枯瘦,面容邋遢的老道君垂着头,口涎流淌,将几根焦黄的胡须黏成一片。

    碧娴道君私下传音给这位酣睡着的道君,那道君止住鼾声,微睁睡眼,四下看看貌似没有发现异常,竟又闭上了眼睛。

    那掌门曜日道君看到此景也是无奈,轻声干咳,说道:“现在还剩这两名少年,看看哪位道君收之为徒啊?”

    无声,像鸦雀一样无声。

    “那还有哪位道君没有收徒啊?”曜日道君又一次尴尬的发问。掌门很难做有木有,有木有。

    上首几位道君此时眼睛同时爆射几道精光,整齐划一的看向那昏睡在一旁的老道君。心有灵犀啊!人老了难道也有错,老了人的精力就会不足,精力不足难免瞌睡。

    孟凡腹诽你妹!哥堂堂七尺胖男,怎么到了自己的书里就流落到如此地步。那枯瘦老头坐在那里,孟凡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人,难道是个影子龙套?咩啊!无限的神伤ing……

    “敬哲师叔,敬哲师叔您醒醒,醒醒……”曜日道君哀嚎着,“敬哲师叔你给点面子醒一醒,醒一醒。”

    后人有诗云:

    选秀开大会,砖家前面吠,遇到关键事,叫兽开始睡。

    “哦,弟子选完了,那我先走了。”敬哲道君,抬了抬眼睛,片了片腿,准备起身就走。

    曜日道君一团粉嫩玉脸顿时纠结成一张作战地图,沟壑纵横啊!“师叔,还没有,跟您商量个事,你看这两个娃,一男一女天赋异禀,大家都觉得自己德行不够难以调教,唯师叔大才堪当此任。师叔您看呢?”说着抬泪眼看着还在松腿的敬哲师叔。

    “啊!是这样,曜日你早说啊!你不说为师叔的怎么会知道,大家好心,走,娃跟我走吧。”敬哲师叔睁惺忪睡眼看了看孟凡和他背上的小箐,“这娃够胖的,缺乏锻炼啊!后背那个女娃还好,有前途。”

    曜日道君听了敬哲师叔的话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孟凡突然体会到自己是坨屎,有了一种终于被人捡走后的解脱。还好,上面还有朵花,可以做伴。

    孟凡前世就没有多少时间观念,生物钟更偏离的没谱,此时背着小箐在大殿上站了不知多少时辰,两条腿都成了木头,追着敬哲道君往外走,脚步踉跄险些跌倒。那些已经拜了师父的少年看到这里,忍不住轰然。

    孟凡停下脚步,回头冷眼看了看那些少年,转身向着掌门曜日道君微微躬身,轻施一礼:“师兄我先走了。”说罢,头也不回走出大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